【买*卡*请*联*系*Q*微; 81609650】
【买*卡*请*联*系*Q*微; 36090862】

校吧

  • 時間:
  • 瀏覽:484112

银行卡带U盾✅【σσ/薇; 36O9O862】☚买卡找我✅追求长期合作✅提供各大行✅一手卡源✅货到付款✅數據造成點評類網站潛則?刷單成本低至2元起

  

在人人都愛存錢的中國,銀行可能是最賺錢的生意。

過去二十年里,銀行股曾經是A股市場上最受歡迎的股票。但對大部分投資者來說,投資銀行股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。

銀行生意看似簡單,一手吸儲、一手放貸,但錢生錢生意背后的講究可不少。

從商業模式上說,銀行是一個典型的利潤前置、風險后置的行業。這意味著,銀行從發放貸款后的第一個月就會有利息收入,但風險卻往往需要幾年后才會暴露。

即使風險暴露,銀行也可以通過調節撥備覆蓋率,以及調整不良資產口徑,延緩其對當年凈利潤的影響。

尤其當銀行本身還是一個高杠桿生意,上萬億的資產規模,使其擁有的調節空間可能高達上百億。

也正因為如此,國內大部分銀行看似經營穩健,凈利潤年年增長,但往往會成為投資人“拋棄”的對象。從這個角度上說,那些表面上看起來很“便宜”的銀行股,可能并不便宜。

說到底,投資者永遠也占不到市場的便宜。

/ 01 /

為什么說銀行凈利潤有“水分”?

之前做投資,很多二級市場“老人”都說,銀行股的凈利潤有“水分”。雖然聽上去有點難以置信,但這種看法是有道理的。

銀行股凈利潤的“水分”,和其商業模式有很大關系。

銀行的主要收入是“息差”,先以較低的利率吸收存款,再以較高的利率放貸給客戶,賺取中間息差。以銀行A為例,2019年銀行A營收2697億元,其中凈利息收入占比高達64.18%。

看到這里,你可能會問,這么簡單粗暴的商業模式,利潤怎么可能有“水分”?別著急,我們接著往下看。

普通公司計算凈利潤的方法很簡單,收入減去成本和費用。但銀行不同,在其成本中,除了必要的費用支出外,還包括計提的壞賬損失。這也不難理解,在放貸過程中,必然會產生一定的壞賬,這部分損失自然是由銀行承擔。

為了安全考慮,監管層會要求銀行提前“拿出”一定的利潤,來覆蓋潛在的壞賬。銀行拿出的利潤和最終壞賬的比例,就是撥備覆蓋率。比如,銀行有2000億的撥備,1000億的壞賬,撥備覆蓋率就是200%。

按監管要求,銀行計提的撥備只要大于壞賬的150%即可。換句話說,只要銀行的撥備率足夠高,某一年壞賬即使不小,也不用計提太多資產減值,當年的凈利潤也會比較好看。

還是以銀行A為例,2019年銀行A計提的減值損失為611.5億元,但其新生成的壞賬約為442億元。也就是說,銀行A當年計提的減值損失,不但可以完全覆蓋新生成的壞賬,還多出來169.5億元。

多出來的169.5億元,是為了增加公司的壞賬撥備覆蓋率,保證其未來的凈利潤。如果某一年銀行A壞賬較多,其可以通過減少計提減值損失,增加利潤。

從這個角度上說,凈利潤并不能客觀反映銀行的實際經營情況。這也是市場認為銀行凈利潤有“水分”的原因。

/ 02 /

銀行貸款分級,

成為壞賬調節的“蓄水池”

眾所周知,銀行是個錢生錢的生意。這也導致銀行普遍具有較高的經營杠桿。

以銀行A為例,2019末銀行A的股東權益只有0.618萬億元,但其總資產卻高達7.417萬億元,經營杠杠高達十多倍。

對資產規模動輒上萬億的銀行來說,通過特定的調節手段,每年“做”出幾百億利潤,實在太容易不過了。

以銀行B為例,2016年銀行B的總資產為5.86萬億。當年公司營收為1608億元,同比增長9.7%,歸母凈利潤為531億元,同比增長4.93%。

雖然業績增速不快,但看上去很穩健。所以,銀行B是不是可以關注呢?別太快下結論!如果你看到銀行B對于資產處置的方式,估計就不會這樣說了。

2016年銀行B放貸總額高達2.76萬億元,意味著銀行B每增加一個百分點的壞賬,凈利潤就會減少276億元。增加兩個點,就能讓其2016年面臨虧損。

那么,銀行B當年的不良貸款率增加了多少呢?2016年,銀行B不良貸款率為1.89%,同比提升0.33個百分點。別以為這就完了。

銀行的貸款分為五級,一級正常貸款、二級關注類貸款、三級次級類貸款、四級可疑類貸款、五級損失類貸款。

需要注意的是,一級正常貸款以及二級關注類貸款并沒有被計算進不良貸款。銀行也不需要為這兩類貸款計提壞賬撥備。但實際上,二級關注類貸款往往是已經出現違約跡象的貸款,這塊貸款也被投資者稱為不良貸款的“蓄水池”。

2016年,銀行B二級類貸款余額為1055億元,占比總貸款3.82%,同比2015年增加408億元。

2016年銀行B關注類貸款猛增,意味著未來肯定會產生大量的壞賬。只不過通過調節,這部分壞賬沒有在當年體現。

同年,銀行B后三類不良貸款余額為521.78億元,同比增加171.24億元。同期銀行B的撥備余額增加了141億元。

你可以看到,銀行B的壞賬余額增加額已經大于撥備增加額。如果把部分二級關注類貸款計入不良貸款,其撥備勢必要增加,這將進一步減少其當年的凈利潤。

2016年銀行B歸母凈利潤僅增長4.93%。換句話說,只有不良貸款繼續增加,凈利潤下降將不可避免。

所以,一家資產幾萬億的銀行,通過壞賬口徑調節,讓業績看起來穩健并非難事。從這個角度來說。投資者對于銀行股的關注,過度聚焦利潤意義不大。

/ 03 /

低估值的銀行股,

可能并不便宜!

利潤“不可信”,意味著表面上看起來很便宜的銀行股,可能并不便宜。

事實上,過去“以犧牲資產質量換規模”的銀行發展模式,極有可能讓你掉進低估值的“陷阱”。

這一次,我們以銀行A和銀行B為例。截至2019年末,兩家銀行資產規模分別為7萬億元和7.5萬億元,規模接近。

但是,兩家銀行的盈利能力差距巨大。銀行B的營收只有銀行A的約71%,凈利潤只有銀行A的64%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僅通過營收和凈利潤數據,還不能真正反映出兩家銀行盈利能力的差距。

從上圖可以看到,在貸款損失準備計提上,銀行A要比銀行B高出一倍。但不管是不良貸款余額還是關注類貸款,銀行B都要大幅高于銀行A。

如果銀行B要想把撥備覆蓋率提高至銀行A同樣的水平,最起碼還要計提2000億的撥備,而銀行B2019年凈利潤只有589億元。

看到這里,你應該會明白兩家銀行的區別有多大了。明明資產規模接近,干的也都是放貸的生意,但經營結果卻是天壤之別。所以,我們看到市場上低PE、低PB的銀行股,很可能并不值得關注。

更何況,銀行是一個高杠桿的生意。高杠桿,不僅會把企業的優點放大十倍,也會把企業的缺點放大十倍。一旦風險開始暴露,那么情況只會更加糟糕。

【編輯:香椿白肉絲網】


福建31选7开奖中奖公告